“我要用10年,让你们看到‘印度世纪’。”这是印度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1年前竞选时的豪言壮志。“莫迪新政”的改革力度到底有多大?这场“莫迪旋风”究竟还能刮多久?

来源自:一财网
"我要用10年,让你们看到‘印度世纪’。"这是印度现任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Modi)在1年前竞选时的豪言壮志。

当时,印度民众盼望出现一个雄心勃勃的政府,一位能够让印度重新获得经济魔力的政治家。由于管理古吉拉特邦的出色履历,莫迪成为印度百姓众望所归的选择,昔日的茶水摊穷小子在1年前的5月16日一跃成为如今12亿人的总理。



<em>图片来自网络</em>

就任总理1年来,莫迪以"改革者"的形象力推在制造业、农业、商业等各领域新政,试图终结印度经济增速缓慢、腐败滋生的局面。

的确,印度在"莫迪新政"的影响下悄无声息地出现新气象。官员的下午茶时间取消了;出行禁坐头等舱;开会禁住五星级酒店;经济增速也从此前5%的低谷有所回升&hellip;&hellip;在国际舞台,莫迪通过频繁的外访,积极推销"印度制造"计划,旨在营造一个"亲商业"的国际形象。

对于这场雄心勃勃的改革,《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接触到的印度官员、学者、普通的印度民众、中国投资者都无不例外地表示,莫迪带给他们最多的是"希望"。有在上海的印度侨民告诉记者,莫迪与之前印度政客的最大不同是,他能说到做到,"所以我们非常信任他"。

至今,莫迪仍矢志不渝地推动改革,其竞选时的雄心壮志犹在,那么,"莫迪新政"的改革力度到底有多大?这场"莫迪旋风"究竟还能刮多久?

盘活非就业人口

1年前,莫迪接手的印度充斥着普通民众对国大党执政10年的不满。印度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财年,印度经济增长率仅为5%,创10年来最低。2014年4月,也就是莫迪胜选前的1个月,印度当月CPI同比上涨了8.59%,通胀仅次于巴基斯坦,位居彭博监测的18个亚洲经济体中第二高。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报告,在国大党执政期间,印度人口有2/3人每天依靠1.50美元维持生活。每10个人当中,就有9个人在从事"非正式"经济活动。印度统计部门的数据显示,印度男性劳动参与率为56%,女性劳动参与率为23%。其中,印度就业人口中49%从事农业,24%从事第二产业,其余27%从事第三产业。

面对惨淡的经济数据,有评论甚至形容印度为第一块"褪色的金砖"。这使得释放印度国内的"人口红利"问题迫在眉睫。

提升印度经济增速是莫迪担任总理后的首要任务。莫迪一直怀揣"大国梦"。在他看来,这个拥有12亿人口,且一半都在25岁以下的国家内需旺盛,再加上稳定的政治体制,拥有无限的经济潜力。对于莫迪来说,激活经济潜力的关键是创造就业。

莫迪也认识到,不能带动就业的经济发展是没有出路的。他在1年前的胜选演说中强调,"我们需要的不是更多的产品,而是由多数人参与的生产。"因此,盘活印度国内庞大的非就业人口,使2/3普通印度人脱贫,将会为印度经济增长创造一个强大的引擎。这也成为了"莫迪新政"的根本所在。

制造业成改革核心

与同为人口大国的中国相比,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年通过大力发展制造业实现近两位数的飞速增长。细观印度经济构成,占印度GDP半壁江山的是包括软件业、制药业在内的服务业。而制造业却在很大程度上拖了印度经济发展的后腿。

印度中央数据办公室的数据显示,印度2012~2013年GDP增长5%,制造业产出增长仅为1.1%;2013~2014年GDP增速略有放缓,为4.5%,制造业产出更是下降0.2%。制造业几乎是2013和2014年度印度经济各大领域中得"负分"的产业。

究其原因,港口、铁路和其他基建设施不完善使得运输成本大大提升:通常,从海路将货物从孟买运到非洲比在印度全境内运输价格更为低廉。电力短缺也是弊病。商业合约的执行力低下,法律纠纷往往要花十多年才能解决。朝令夕改的规章制度也常常使得投资者望而却步。世行曾在《营商环境报告》"办理建筑许可"排名中将印度排在189个国家中的第184位,暗示了印度政府在企业用地审批方面情况堪忧。

为了创造就业,振兴制造业逐渐成为"莫迪新政"的重点。今年初,莫迪推出了以鼓励制造业发展为主的"印度制造"(MakeinIndia)运动。这项高规格的运动旨在说服跨国制造业巨头将生产和研发中心转移到印度。其目标促进包括交通、煤矿、电子、化工、食品加工等25个领域的制造业发展。印度政府目前也陆续出台举措支持这一运动,比如修订了电子产业领域的进口关税政策,对成品征收双倍费用,但将零部件费用削减至零。很显然,莫迪政府欢迎企业到印度去加工制造,而不是简单地把成品带到印度销售。

为了配合这一运动,莫迪也开始向一些存在60多年的陈旧政策开刀,比如,出售非国有企业的股份;向外资开放部分领域;废除印度国家规划委员会;结束煤炭和天然气领域的财政补贴,打破垄断局面,向国际市场接轨,缓解印度国内煤炭等能源供给紧张的局面。同时,莫迪还力促加快银行业改革,改变国有银行效率低下的问题。

此外,对于制造业发展急需的用地问题,印度内阁今年年初批准了一项新法令,电力、国防和住房建设等关键部门以及停滞在启动阶段、价值数百亿卢比的项目将更容易获得土地。该法令对2013年通过的公平补偿权和拆迁重置透明法进行了修正,废除了(土地征用)同意条款和5个地区的强制性社会影响评估。

对外,莫迪也通过高频率的外访,在改善印度国际形象的同时,学习国外的发展经验,积极为"印度制造"站台。据本报记者统计,担任总理仅1年的莫迪就已外访11次。莫迪最近一次出访是法国、德国和加拿大。在访德期间,莫迪亲自参观有"世界工业发展晴雨表"之称的汉诺威工博会,在推销"印度制造"的同时,也积极向这个制造业技术雄厚的国家取经。

改革谨小慎微

尽管莫迪有重振印度经济的雄心,其主导的新政也逐渐步入正规,但有印度学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直言不讳地指出,其实,莫迪改革的步伐"小心翼翼",比预想得更为谨慎。"为了弥补前政府因腐败欠下的发展债,莫迪避免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是谨小慎微地在边缘议题上大展手脚。"该学者说道。

"印度制造"就是这位学者所谓的"边缘议题"之一。在这个以服务业占GDP超过50%的国家,制造业发展所需的电力、高速公路等配套设施远远不够。但是莫迪想把印度拽出以农业、小手工业、体力劳动为主的经济模式,这就意味着印度经济需要彻头彻尾的改革。



<em>图片来自网络</em>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干城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认同这一观点。"建立高效、廉洁的政府,多多启用女性公务员等,这些措施都有助于提升莫迪的亲民公众形象,"赵干城说道,"但决定经济发展的三大要素在于资本、土地和人口。莫迪在这三个领域的动作还有待观望。"

凯投宏观(CapitalEconomicsLtd.)的印度经济学家希兰·沙阿(ShilanShah)表示,莫迪在防务、保险、铁路等领域开放外资,放松管制,但在一些真正需要大刀阔斧改革的领域却令人印象不深。比如规模更大的金融和零售领域,莫迪政府依旧未对外资开启大门。去年末,印度向外资开放总计4500亿美元零售业的改革法案最终折戟在野党。一项调查显示,考虑到外资进入会抢走饭碗,印度80%便利店老板反对外国超市巨头进驻印度市场。如何在改革的进程中不损害数以万计的杂货商、小贩和农民的切身利益,莫迪显然还在衡量中。

在另一个关键领域"放松劳动力管制"方面,印度地方和中央层面存在多达200条法规管制。一旦企业需要雇佣超过100名员工就必须得到政府审批,这些条条框框的规定限制了制造业大规模发展,迫使企业在黑市需求交易。"结果,印度的经济潜力迟迟得不到释放。"沙阿说道。而莫迪新政尚未涉及如何整合地方和中央政府的繁复法规。

更棘手的是,在今年2月的德里地方选举中,莫迪领导的执政党人民党败给了打着反腐旗号的"平民党"。尽管莫迪在印度议会下院(LokSabha)享有多数,但这不足以为莫迪新政保驾护航。在上议院(RajyaSabha)未掌握多数席位,使得他力推的税收和外商投资相关法案频频遇到阻力。而上议院均由各邦议会推选,代表印度的地方利益。因此,人民党在上议院能否占据多数席位关乎莫迪改革的成败。

5月初,莫迪在印度接受美国《时代》周刊专访时,被问及就任总理1年的经验教训时,莫迪答道:"最大的困难是,我原来对联邦政府的架构不太熟悉。每个部门各自为战&mdash;&mdash;好像一个部门就是一个政府似的。我的任务是打破藩篱,让大家以集体的思维办事。我把联邦政府看作是一个有机体,而不是松散的集合体。"

正如不少印度侨民对记者表示,1年时间来评价莫迪的政绩太短,"我们愿意给他更多时间"。




编辑:仇芳芳

标签: 新政印度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