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自:重庆晚报

红圈是大伯


大伯的儿女回家祭祖

年前岁末的一天,家住开州临江镇的陈治兰,怀着激动地心情拨通了湖南省汝城县陈家人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你是谁?”“我是你亲戚,你的堂姐!“你是骗子吧?”电话挂断。
陈治兰没有生气,更没有气馁,她让全家人都加了这个电话主人的微信。朋友圈全都挂满姑妈陈文贵保存的那张黑白老照片。
不久,陈治兰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你们怎么会有那张老照片?”陈治兰:“因为我是你堂姐,你是我堂弟!你父亲是我父亲的大哥!”
大伯参军离家乡

这场寻亲记,还得从半个多世纪前说起。
70多年前,开州临江镇一户陈姓人家有6个兄妹,大哥陈文庭参了军。“我大哥是1917年生人,走时我才十几岁,他还没结婚!”陈家小妹陈文贵说。
随着岁月流逝,开州陈家的4位兄弟相继离世,如今只剩下年过八旬的小妹陈文贵。“算一算,大哥今年该满100岁了。”
一天,陈文贵看电视,调到央视寻人栏目《等着我》,看到亲人久别重逢、破镜重圆后的幸福和喜悦,不禁潸然泪下。
一旁陈家三哥之女陈治兰,和丈夫段勇也深受感染。陈治兰觉得,姑妈年纪大了,没有精力再寻人,但年轻人可以帮她实现这个愿望。
找到关键老照片

陈治兰一边发动全家人去找大伯的一切线索,一边让孩子在央视《等着我》栏目官网报名。
据姑妈陈文贵等长辈回忆,大伯陈文庭当兵后曾回家过一次,自称在湖南省汝城县一带生活。陈家人第一时间联系汝城县当地警方求助,但反馈信息是:当地没有陈文庭这个人。
陈家人不死心。去年岁末,陈家人在整理二伯遗物时,发现一张发黄的老照片和一个笔记本,照片上有兄妹5人(当时幺伯已去世)。笔记本上写有:“湖南省汝城县土桥公社迳口大队8生产队,陈德养。”
这个重大发现让全家人兴奋起来。陈治兰推测,陈德养极有可能就是大伯陈文庭。陈家人再次请求汝城县当地警方,找到一个叫陈得养的人。
陈得养的大女儿陈颜菊和小儿子陈满德告诉陈治兰,父亲陈文庭已经去世,他曾更名陈得养,估计是二伯当时写了别字,所以才会增加寻找难度。不过父亲弥留之际,曾郑重地交给他们一张黑白老照片,表情似有不舍,又似有遗憾。因此一家人对这张老照片都印象深刻。
回老家认祖归宗

陈文庭共有4个子女。腊月二十三那天,陈颜菊和陈满德带着两个孩子回到父亲魂牵梦绕的故乡开州区过年。姐弟俩表示,此行一是认祖归宗,二是弥补父亲在世时的遗憾。
在火车站接到亲人后,陈治兰特意在车上循环放着一首《常回家看看》,想让大伯的后人以后能常回开州看看。
腊月二十五那天,陈家祖坟前,陈颜菊和陈满德跟着亲戚们向祖先磕头,了却父亲70多年来的遗憾。
江西唇腭裂弃婴被美国夫妇收养12年后返华寻亲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郑周贇报道:2005年5月16日,一名患先天唇腭裂的婴儿被家人遗弃在上高县公安局大门旁,这是她来到世界的第2天;长到1岁多时,被好心的美国夫妻俩Christy and Josh Schraeder收养,并跟随其迁往芝加哥居住,加入了美国囯籍。
经过七次唇腭裂手术修复治疗,目前女孩已痊愈。在12年后的今天,她与养母一起,来到江西上高县,渴望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